穆迪下调评级展望后 美国政府又要“关门”了?

发布日期:2024-02-26 13:48    点击次数:161

  美国国会通过临时支出法案、众议院前议长麦卡锡下台后不到两个月,联邦政府再一次走到停摆边缘。

  国会9月30日晚通过的临时支出法案将在11月18日到期。为了避免联邦政府因资金耗尽而停摆,国会需要在当地时间本周五午夜前就新支出方案达成一致。

  能否避免联邦政府停摆也是众议院新议长、共和党人约翰逊面临的第一个重大挑战。现年51岁的约翰逊2016年才进入国会,资历尚浅、还未来得及树敌是其能出任议长的重要原因。

  虽然身为极右翼保守派人士,但作为众议院议长,约翰逊在推出新支出法案时必须考虑共和党内各派系的需求以及控制着参议院的民主党。

  上周末,约翰逊提出了临时支出法案以避免联邦政府停摆。但与其前任麦卡锡一样,约翰逊的计划遭到共和党极右翼保守派反对,至少七名共和党人表示要投出反对票。

  这也意味着要想在周五午夜前通过临时支出法案,约翰逊需要得到民主党人协助。而麦卡锡正是因为在支出法案投票中依靠民主党人过关,被共和党人赶下议长之位。

  眼看美国国会将再一次陷入混乱,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

  约翰逊的考验

  约翰逊上周六公布的方案并非针对2024财年全年,而是一项能推迟联邦政府停摆的临时方案,以便各方有更多时间讨论2024财年支出方案。

  约翰逊的计划是两步走的“持续决议”(Continuing Resolution)。“持续决议”是临时支出法案,在国会没有通过新财年支出法案时,允许联邦政府暂时维持运转。“持续决议”的拨款水平一般与上一财年持平,持续时间从几天到五个月不等。

  第一项法案将军事建设、退伍老兵福利、交通、住宅、城市发展、农业、食品药品局、能源和水资源部门的联邦政府拨款延长到明年1月19日。第二项法案则将其余联邦政府业务,包括对国防的拨款延长到明年2月2日。

  这两项法案都没有涉及美国对以色列和乌克兰援助,但同时也没有要求拜登政府大幅削减开支。此前拜登要求国会批准1000亿美元的援助金,涉及乌克兰和以色列。

  约翰逊表示,这项两步走“持续决议”能让众议院共和党人继续抗争,以获得“保守派的胜利”。

  但该方案立刻遭到了共和党极右翼的反对。德州众议员、众议院规则委员会成员罗伊(Chip Roy)率先发声,指责该计划完全没有体现保守派的诉求:大幅削减政府开支。

图片来源:X

  除罗伊之外,包括共和党极右翼“自由党团”主席佩里(Scott Perry)、特朗普铁粉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在内的至少七名共和党人也明确反对约翰逊的方案。

  以“自由党团”为代表的共和党极右翼保守派要求将联邦政府新财年的可自由支配支出减至1.47万亿美元,也就是2022财年水平。但今夏美国政府面临债务违约风险时,时任议长麦卡锡与拜登达成的协议是2024财年支出限制在1.59万亿美元。

  共和党在众议院占221席,民主党占212席。在民主党集体反对的情况下,众议院必须有超过半数议员也就是218名共和党议员支持,才能通过支出法案。按照目前反对约翰逊提案的人数,仅靠共和党将无法通过临时支出法案。

  这也意味着与麦卡锡的处境相同,约翰逊要想在周五午夜前通过法案,需要民主党人支持。

  在民主党掌控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已经伸出橄榄枝。舒默没有明确支持约翰逊的提案,他同时也表示虽然约翰逊的提案并不完美,但最重要的是该提案没有要求政府大幅削减开支。

  众议院民主党人则不满方案中没有包括对乌克兰和以色列的援助,但考虑到方案没有要求政府减少开支,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杰弗里斯(Hakeem Jeffries)称其将仔细评估约翰逊的提案。

  在9月30日的临时支出法案投票中,众议院以335票赞成、91票反对的结果通过法案。但投出赞成票的211人是民主党人,多达90名共和党人投出反对票,麦卡锡完全依靠民主党的投票才得以让支出法案过关。与约翰逊的方案一样,当时麦卡锡提出的方案也没有要求拜登政府大幅削减开支。

  麦卡锡也因此付出代价,丢掉了众议院议长之位。如果最终约翰逊依靠民主党人通过临时支出法案,他可能面对与麦卡锡一样的结局。

  但与麦卡锡不同的是,约翰逊是极右翼人士也是特朗普铁粉,在否认2020年大选结果问题上为特朗普出力。在他当选众议院议长时,多名共和党极右翼议员称会对约翰逊给予更多包容。

  当地时间周二,众议院将对约翰逊的方案进行讨论。

  穆迪下调美国评级展望

  早在9月,穆迪就对美国拉响警报,警告如果美国联邦政府于10月1日停摆,可能会对美国的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穆迪指出,虽然联邦政府停摆在短期内不会扰乱美国经济,但将暴露美国的治理能力薄弱。

  穆迪在当时的警告中特别提到了美国的政治极化,指出政府停摆将显示政治极化加剧对美国财政政策制定构成“严重制约”。

  上周五,在约翰逊的临时支出方案公布前一天,穆迪宣布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在解释为何下调展望时,穆迪再次提到了政治极化。

  穆迪指出,美国国会的“持续性”政治极化使得风险加大,意味着今后的美国政府可能无法及时制定财政计划、缓解美国的债务负担能力下降。

  该机构指出目前美国利率上涨,政府缺乏有效政策措施削减政府支出或增加收入,在此背景下美国将背负巨额财政赤字,“严重削弱”该国的债务负担能力。

  在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中,穆迪是唯一一家仍保持对美国最高评级的机构。在下调对美国的信用评级展望后,穆迪今后是否会下调对美国评级也成为关注焦点。

  今年8月,惠誉把美国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从“AAA”降至“AA+”。2011年,奥巴马政府与共和党人在最后一刻就债务上限达成协议后两天,标准普尔下调了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A”降至“AA+”。

  受穆迪下调展望影响,11月13日美股开盘时,三大指数集体低开,道指跌0.12%,纳指跌0.38%,标普500指数跌0.26%。收盘时三大股指涨跌不一,道指涨0.16%,标普500指数跌0.08%,纳指跌0.22%。

  如果共和党和民主党无法在周五午夜前就临时支出法案达成一致,联邦政府将于周六开始陷入停摆。

  届时,国家公园、博物馆等非必要服务将关闭,部分政府雇员将被迫无薪休假,包括士兵、空管在内的大部分必要岗位的政府雇员则将无薪上班。

  自1976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出现了20次停摆。上一次停摆是特朗普执政的2018年12月,当时的停摆持续了35天,成为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政府停摆。

  高盛集团9月的报告认为联邦政府停摆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有限。与债务上限问题不同,政府停摆从宏观经济角度更为可控。停摆后,由于大部分政府部门的工作被视为必要,约65%的联邦政府雇员将继续工作。市场投资、商品服务购买则不受影响。

  自1990年以来的三次长时间停摆期间,美国股市没有发生明显变化,甚至一度上涨后再下跌。但报告也警告,正是由于联邦政府停摆对经济的影响不及债务上限僵局,国会不及时采取行动的可能性也就更大。